地方志郵箱:
用戶名
密碼
   
齊魯文化
當前位置: 首頁>> 山東地方史>> 齊魯文化
百年翰墨香 書亡版猶存
來源:齊魯晚報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2013-06-19 08:51:03

    馬國翰是清代著名的輯佚大家,所著《玉函山房輯佚書》填補了我國文化史上的許多空白,但由于戰亂等原因,該書大多散佚難尋,令很多學者引以為憾。2000年,章丘市埠村街道西鵝莊村的李應順將藏在李廷啟故居夾壁墻里的《玉函山房輯佚書》等5966張書版捐獻給國家,百年翰墨猶香,字字前輩心血,寫就了一段書版傳奇。
    □  馬永濤
兩位輯佚大家
    這批藏版的主人既然是馬國翰,為什么會藏在李廷啟故居的夾壁墻里?
    馬國翰(1794—1857),字詞溪,號竹吾,歷任陜西石泉等縣知縣,隴州知州。年輕時開始輯佚,傾畢生精力完成了《玉函山房輯佚書》,西鵝莊大部分藏版是馬國翰畢生輯佚的心血。
    李廷啟(1789—1849),40歲之后出仕,為官足跡遍及廣州、雷州、湖北、直隸等大半個中國,官至順天府尹,60歲時卒于任上,留下了“十年樹木人何在,千里之官客未歸”的人生遺憾,有《紉香草堂文集》等書稿傳世,他的作品也是西鵝莊藏版的重要組成部分。
    馬國翰、李廷啟是清代兩位著名的輯佚大家、藏書家,他們不但是兒女親家,更是志同道合的摯友,同樣的教書生涯、官場經歷和藏書輯佚愛好,將兩個家族和這批藏版緊密聯系在了一起。據《續修歷城縣志》載:“國翰家貧好學,自為秀才時,每見異書,手自抄錄。及官縣令,廉俸所入,悉以購書,所積至五萬七千余卷。”《章丘鄉土志》載:“廷啟著有《紉香草堂文集》二卷、《詩集》十卷,《詩余》一卷,《四書文》四卷、《試體詩律賦》各二卷、《夏小正詩》一卷行世。”搜集、輯佚、雕版耗費了馬國翰、李廷啟畢生的心血。
    李廷啟去世8年后,馬國翰也撒手人寰,其繼子想繼承家產,其中當然包括這批書版,馬國翰夫人卻對女兒格外偏愛,暗地里將這批書版運往了李家,蓋起了三間帶夾壁的房子,將書版收藏起來。因此真正將這批雕版保存下來的,是李廷啟的兒子李寶赤和兒媳(馬國翰之女),他們繼承父業,將二老遺稿整理重刻。后來,山東巡撫丁寶楨曾命人將這批藏版取出,找工匠補刻了書版殘缺者,但其復刊版本因數量較少,且多作為禮品送與達官貴人,現多散佚了,這就更加顯現了這批雕版的文獻價值。
一座傳奇老宅
    西鵝莊李廷啟故居是一座保存完整的清代民居,已有160多年的歷史。前院的大門、客廳、東西廂房、后院的三層青磚小樓都無言訴說著歷經的滄桑變化。直到今天,我們進入這座小院,依然會為它框架式的客廳結構、高超的卯榫木質大門、堅固的廊柱所折服。藏版的夾壁墻就在后院的老屋里,似乎這建筑的存在就是為了保護這批曠世書版能夠重見天日。
    1999年秋,陰雨連綿,藏版老屋滲水,為防雕版損壞,李廷啟五世孫李應順將雕版取出,于2000年5月全部捐獻給國家。這批藏版共5966張,每版28厘米長、18厘米寬、2厘米厚,涉及經史子集等書籍558部,約420萬字。
    百年翰墨香,書亡版猶存。鵝莊藏版的重見天日,不僅是輯佚史上的一項空前成就,而且解決了學者們到處翻查古籍的繁雜,為他們進行學術研究提供了極大方便。這批雕版中有近十種書目在現存的中國各地藏書中沒有印書,如《尚書逸篇》、《尚書古文訓》、《中國叢書編錄》、《山東文獻書目》等。同時,一次性發現這么多名家著作原版,這在全國也是不多見的,這批雕版對研究清代山東的印刷技術、印刷史也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填補了我國文化史上的許多空白。
    歷經清朝、民國、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文革”、城鎮化拆遷等諸多變遷,這一老建筑能夠如此完好地保存下來,本身也成了一個傳奇。直至今天,這座老宅子依然有許多未解之謎,比如移動基站就在附近,但手機在院子里就是沒信號;前院東廂房的室內面積明顯小于外圍測量的面積,墻壁的厚度超出了正常范圍很多,這面墻是不是夾壁墻,里面是否還有文物?目前還不得而知。
六次訪書佳話
    1936年前后,著名學者王獻唐與好友邢藍田曾六次赴鵝莊村訪書。邢藍田在他的《鵝莊訪書記》里敘述他往訪鵝莊的原因,李廷啟“與道州何紹基子貞昆仲交莫逆,故所藏何氏墨跡獨夥。又與歷城馬國翰竹吾為兒女姻親。竹吾卒后,所有玉函佚盡……慕其收藏之富,而惜其散佚也,于是先后六訪其遺書焉”。
    當時,王獻唐和邢藍田在鵝莊收購了部分書籍和書法作品,其中尤為珍貴的是從李家訪得馬國翰手札九十頁,購得馬國翰考證古錢幣的書版610塊,又在集市上買得114塊,共計724塊。該版是把古錢幣鑲嵌在雕版上,旁邊有旁證文字,十分難得。
    當然,王、邢二人到鵝莊訪書,還有一個重要的目的,就是給馬國翰正名。因當時有人認為馬國翰的輯佚書是盜刻清代另一輯佚大家章宗源的,圍繞這樁公案,學術界展開了討論,眾說紛紜,莫衷一是。著名學者王重民詳考史實,撰《清代兩個大輯佚書家評傳》,刊于1932年《輔仁學志》3卷1期,兩大家即章宗源、馬國翰,認為章、馬二人各成體系,源流清晰,都在輯佚方面做出了突出貢獻。王獻唐也留心鄉邦文獻,在其《篙庵閑話跋》中為馬國翰正名。邢藍田在王獻唐的指導下,根據鵝莊訪書所見、所聞、所得,撰《鵝莊訪書記》發表于《山東省立圖書館季刊》1936年1卷2期,同時影印馬國翰手札,成為替馬國翰正名的有力證據。而2000年藏版的重見天日,更是提供了馬國翰作為輯佚大家的實物證據。至此,馬國翰《輯佚書》學術冤案才得以徹底昭雪。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熱門信息
a8娱乐平台的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