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郵箱:
用戶名
密碼
   
齊魯文化
當前位置: 首頁>> 山東地方史>> 齊魯文化
濟南古城墻,圍不住一城風骨
來源:大眾日報 作者:王志浩 陳巨慧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2013-08-27 14:16:49

    如今的趵突泉北路人來人往,熙熙攘攘,高樓林立,車水馬龍。一排排大樓巍峨高聳,空氣里充斥著現代化氣息。人們似乎都已經忘了,這里曾經是老濟南城的最西端,曾有一段城墻在這里屹立近千年。
    2006年12月,濟南市趵突泉北路6號發現一段古城墻,隔年3月中旬,濟南市考古研究所對其進行考古發掘。歷經了近千年的風吹雨打,古老而神秘的城墻見證了多少悲壯的歷史?斑駁殘破的城磚上留下多少朝代敲打的痕跡?重見天日的古建筑物又會有著怎樣珍貴的考古價值?

    □2007年3月15日起,濟南市考古研究所派出十人小隊對正在施工的某集團工地進行搶救性考古發掘。考古隊不分晝夜,輪流蹲守在施工現場。經過37天的發掘,一批骨器、瓷器、青花瓷片等大批文物一一出土,然而此次發掘中最重要的發現是一段古城墻。

    作為一個具有悠久文化的文明古國,古城墻的發現不僅能反映古時城邦的結構和范圍,也能印證古書之中的記載是否翔實。世界上現存的最長的古城墻位于我國南京,全長33.676公里。我國著名的七大古城墻分別為西安城墻、南京城墻、荊州城墻、襄陽城墻、興城城墻、平遙城墻和北京城墻。
    此次發現的城墻位于濟南古城西南側,毗鄰將軍府街古城片區,整體東北—西南走向,最長處達80米。城墻內側有一塊突出,使發掘部分的城墻平面呈現“凸”字形。突出部分為直角,它也是發掘區內城墻的最寬處,底部寬達15.9米,頂部殘寬15.7米。據濟南市考古研究所考古科科長郭俊峰介紹,其可能為“鋪舍”、“旗臺”或“敵臺”之類的建筑物。在這段突起北側的城墻寬12.7米,南側的城墻寬12米。城墻分為墻體部分和墻基部分,墻體部分最高處距地面1.4米,殘存的墻體最高為2.48米。墻基部分西北部與現存的地表以上殘余的城墻相連,并發生了拐彎現象。
    城墻兩側為磚石,中間為夯土,墻體橫斷面呈上窄下寬的梯形。墻基的上端略寬于墻體的下端,墻基的橫斷面為上寬下窄的倒梯形,共由16塊不同的土組成。這是濟南老城區考古第一次準確弄清楚一段城墻底部的寬度及結構,填補了文獻記載的空白。根據這些土的疊壓關系,專家找出了其中最早的一塊土,又根據它出土的包含物來判斷,初步斷定這段城墻的修建年代上限為宋代。守望濟南近千年,這段城墻見證了泉城的起落興衰。

    □濟南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發祥地之一,有著9000多年的人類發展史和4600年的建城史。中國有一位原始部落的首領——舜(約公元前22世紀)就誕生并生活在濟南一帶。有舜文化遺址(公元前22世紀)舜耕山,現在濟南還有一條路叫舜耕路,就是來紀念舜當年在濟南耕作的事。

    濟南二字最早見于西漢初期,取“濟水之南”之意,濟水即俗稱大清河,當時其治所在東平陵城(章丘市龍山鎮東北)。東平陵城始建于戰國,曾是漢代濟南國的都城,是全國保存最好的古城址之一,“先有平陵城,后有濟南府”,這是當地流傳的俗語。
    東平陵城歷史悠久,古老而神秘,留下了許多神奇的傳說。相傳上世紀90年代末,東平陵城遺址以北的大城后村一村民,在鎮上喝完酒后回家,需要穿過故城,當時下著雪,他就在城中迷路了,走到累死。民間還有傳說,城南的閻家村和城北的大城后村通婚,不能走城中最近的道路,必須繞城而走,如果從城中走,新娘就會被換掉。有一戶人家不信,結婚時走的城中道,結果到了夫家一看,新娘成了兩個,不知道哪個是真哪個是假。后來媒人想出了一個辦法,說是真新娘會爬樹,誰爬得快誰就是真新娘。其實真新娘不會爬樹,于是,爬上樹去的新娘就現出了狐貍原形。城中容易迷路是真實的事,“兩個新娘”的故事肯定是荒誕不經的民間傳說,這些民間傳說都增加了東平陵城的神秘色彩。
    西晉永嘉末年,濟南郡自東平陵城遷移至歷城后,在歷城“古城”之東,擴大城垣,另建東城,西城為百姓住所,東城為府衙所在,形成了一郭二城的“雙子城”,一直延續到宋代。此后,濟南名稱雖時有變動,但其所在區域不曾再移。史學界在研究濟南城址變遷時常有撲朔迷離之感,此次城墻的發現證明了濟南老城區至少在宋代就開始建設城墻,形成一定的城市規模。
    城墻的墻體部分,土質結構大體相近,而墻基部分土質土色差別很大,甚至中間部分很多填土都是河里撈上來的淤泥,未經過夯打便填到城墻中去,這樣的城墻牢固性很差,經不起幾次捶打。想是自古以來便有“豆腐渣工程”,積貧積弱的宋朝也無力管制。不過就是這樣的豆腐渣城墻,始終守護著濟南古城,和英雄的濟南兒女譜寫出一曲曲不屈不撓的英雄贊歌。

    □明建文二年(1400年),燕王朱棣以“靖難”為由,自北平起兵造反南下,于六月初八兵臨濟南城下。時任山東參政的鐵鉉率兵固守,燕兵久攻不下,屢屢受挫,甚至朱棣本人也險些死于城下。

    燕兵圍城三月未果,只得退兵。建文四年(1402年),朱棣繞過濟南,攻下南京,奪取帝位,遂再次率兵攻濟南,鐵鉉終因寡不敵眾,城破被俘。朱棣割其鼻,烹其肉,塞入其口中,問其“甘否?”鐵鉉答“忠臣孝子之肉,有何不甘?”英勇就義,至今濟南仍有紀念他的“鐵公祠”。
    明崇禎十一年(公元1638年)的冬天,清兵繞過京畿進攻山東,迅速占領了16處州縣。12月24日兵臨濟南城下,晝夜攻打。當時守衛濟南的官員是明巡按御史宋學朱和布政使張秉文等人。他們一面派人向明政府求援,一面帶領軍民英勇抵抗。明朝擁有重兵的太監高起潛駐守臨清,坐視不救。堅固的明城墻最終沒有能擋住滿清的八旗鐵騎,經過九個晝夜的苦戰,在無外援的情況下,濟南城池在崇禎十二年(1639年)正月初二被清軍攻破。
    據乾隆《歷城縣志》載:“己卯,十二年春正月庚辛,大清兵入濟南,德王由樞被執,布政使張秉文、巡按御史宋學朱、按察副使周之訓、兵備道鄭謙、鹽運使唐世熊、都指揮馮館、濟南知府茍好善、同知陳虞允、教授孔文武、歷城知縣韓承宣俱死之。二月乙末,大清兵北歸。歲大饑。”
    六年后,明朝滅亡,清朝統治者為了國運長久,大力提倡忠君報國,對當年抗清保衛濟南而犧牲的官員追謚表彰,還在城內修建了雙忠祠、忠烈祠等以示紀念。清兵破城處在濟南城西北角,此處與趵突泉北路6號相去不遠,而在濟南衛巷遺址,曾出土大量明代石彈。據郭俊峰推測,這些可能是明代戰備物資。雙忠祠就建在雙忠街上,如今已廢棄,而以其命名的雙忠泉的泉水則依然在噴涌。已成斷壁頹垣的古城墻上不知撒過多少熱血男兒的鮮血,朱棣、鐵鉉、崇禎、宋學朱皆如流星一般,在歷史的長河中一閃而過,只有這古墻,能夠長久地佇在那里,靜靜地看著歷史的變遷。正是“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在古城墻的周圍還出土了一些灶臺。據郭俊峰介紹,這應該是當年修建城墻時給施工人員做飯用的,這無疑給莊嚴肅穆的考古發現增添了許多人情味和生活氣息。而在發掘過程中,專家們還發現,用于修筑城墻的條石有一些是利用了墓碑,共發現8塊殘破的墓碑,其中可見年號的有3塊,紀年分別是“至正十六年”、“至正十二年”和“至元四年”,這幾塊墓碑均出自外墻底部。
    據郭俊峰介紹,至元應為元朝末代皇帝順帝的年號,至正十六年為1356年,至正十一年發生的劉福通領導的紅巾軍起義揭開了元朝滅亡的序幕。至正十六年(1356年)到至正十九年(1359年)朱元璋不斷擴充自己的勢力,終于在1368年滅亡了元朝,建立明朝。根據明《歷乘》卷五記載,明朝洪武四年城墻始內外包以磚石,周圍十二里四十八丈,高三丈二尺,闊五丈,門四,東曰齊川,西曰樂源,南曰歷山,北曰會波。成化四年、萬歷十二年、天啟五年、崇禎七年均有重修。
    專家推測,元朝末年國力衰微,農民起義風起云涌,除去耗費巨大財力修筑包石的城墻,而且還要砸掉剛死去的人的墓碑,顯然可能性不大。到了明代,國家剛剛建立,百廢待興,砸掉前朝人的墓碑去修城墻大有可能。墓碑的出土可以驗證明洪武四年包磚石的記載。
    明代的城墻北至大明湖北畔,西到如今的趵突泉北路,南至如今黑虎泉西路,東至黑虎泉北路。而據郭俊峰推測,宋代時的濟南城可能沒有這么大的范圍。理由是在按察司街和歷下法院附近曾發現宋代的古墓。
    北宋墓中最富有特色的是一種仿木結構建筑的磚室墓。北宋初年,墓室內的仿木結構還很簡單。到北宋中期,才達到成熟的程度,從而成為一種特殊類型的磚室墓。從這以后,墓室的平面又從方形或圓形演變為等邊多角形,仿木結構則從簡單的“一斗三升”托替木或“把頭絞項造”演變為五鋪作重栱,從版門直欞窗演變為雕花格子門。一般多為單室墓,后期較大的墓則分前后兩室。墓內多用壁畫或雕磚作裝飾,其內容主要是表現墓主人的日常生活,特別是墓主夫妻舉行宴會的場面,有時也有孝子故事圖等。在有些北宋末年的墓中,還出現了雜劇雕磚。墓室的后壁,則往往有“婦女掩門”雕磚。隨葬品寥寥無幾,這可能是由于各種器具什物已充分地繪刻在壁畫和雕磚上的緣故。
    郭俊峰介紹,對于當時的風俗來說,人們不大可能會把墓葬安排在市區里,也就是說此處應該地處城外。而到了明朝,這一代已經劃為城市之內,可見宋代以后,濟南城的城區處于外擴的趨勢。不過這只是推測,尚需更多有力的證據支持。
    明清濟南既為山東省會,又是京師的南大門,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因此駐有重兵。根據《歷乘》統計,明崇禎年間,濟南駐軍共有七千余名,軍隊駐扎在城南。明朝巡撫楊俊民在南門外二里處創建演武廳和武場,修建軍舍,“廳后有堂,堂側有廂,廳前為露臺,臺之前為將臺,廳、臺之間為教場”。
    不僅如此,老濟南允文允武,建立了許多書院。閔子書院為元代濟南最早的書院,白鶴書院是明代濟南最早的書院,民國后成為著名的革命圣地濟南鄉師,而至道書院更是培養出一代名臣殷士儋。還有唐代名相房玄齡、千古才女李清照、瓦崗英雄秦叔寶、元朝詞人張養浩等文人名士,文能安邦,武能定國,老濟南可謂人杰地靈。
    巍巍城墻,圍著老去的古城,圍著浩瀚的歲月,卻圍不住濟南的風流人物、一城風骨。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熱門信息
a8娱乐平台的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