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郵箱:
用戶名
密碼
   
齊魯文化
當前位置: 首頁>> 山東地方史>> 齊魯文化
與“十三賢”比肩的山左督學黃崑圃
來源:大眾日報 作者:王巖 徐清華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2014-04-08 10:40:58
    康熙五十一年(公元1712年),青州松林書院發生了一件頗有紀念意義的事情。山左(即山東)督學任期將滿,還朝之日,青州士子“皇皇如失所恃”,于是紛紛跑到山東巡撫都御史那里請求督學留任。在奏請未果的情況下,“則相與樹豐碑于青州之松林書院”,將督學先生的大名躋身于名垂千古的“青州十三賢”之間,以表達一方學子對他的感激之情。
    這位深受百姓愛戴的山東督學名叫黃崑圃。
為官廉明  拔擢人材
    據《清史稿》等文獻記載,黃崑圃,名叔琳,順天大興縣人。康熙三十年一甲三名進士,清代著名學者。授編修,累遷侍講、鴻臚寺少卿、刑部侍郎、浙江巡撫等職,歷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康熙年間,曾督學山東,毅然以興學育才為己任,為山東的教育特別是松林書院人才的培養做出了很大貢獻。
    青州士子所樹豐碑被稱作“黃崑圃政績碑”,歷經數百年戰火風雨,半個多世紀前由青州一中原校長閻石庵派人砌在書院后院西廂房北墻上,“文革”中免遭粉身厄運,至今保存完好。碑文詳細介紹了黃崑圃先生興賢育才的政績以及高尚人格。
    “先生視事三年,清惠翔洽,政教修明”,與“前政之以尤異著者”相比,“皆有過之無不及焉”。先生“于諸生兩試乎定高下,毫發無所茍”。黃崑圃在任期間,剛正不阿,清正廉明,對上不負朝廷重托,遴選人才,一絲不茍;對下又不失士子之心,公平穩正,一視同仁。最值得稱道的是黃崑圃讓諸生“聚而飲食,教誨之于歷下(白雪書院)、于茲書院(松林書院),皆能有所成就”。黃崑圃對待士子十分寬容,對于那些“文義卑陋者”不輕易降黜;有時因小故被郡守縣令剝奪諸生資格的,“一無所聽”,因而“士咸畏而愛之”。
    對于黃崑圃當政期間松林書院培養的人才,另一重要碑刻《松林書院記碑》(現藏青州市博物館)有所記載。此碑是黃崑圃之子黃登賢于乾隆四十年(距“政績碑”已經過去了60年)任山東學政時,受青州知府陳詔和知縣周嘉猷之請,蒞臨松林書院考察后而撰寫的碑文。其中寫道:
    “康熙戊子、己丑間,先大夫視學山左,興復濟南白雪書院,時遠邇翕集,至不能容。而松林書院日久就蕪,乃復,慨然捐俸,重加修葺,進諸生而教誨之,飲食之。所成就者,如徐君士林、李君元直、丁君士稱、陳君有蓄、馬君長淑、辛君有光、李君志遠、劉君軼政、秦君宏、林君仲懿、王君瀛、孫君果、董君思恭,皆知名士也。先大夫之拔擢人材、振興士氣,類如此矣。”
    碑文對黃崑圃任學政期間的政績,特別是培養的人才作了更詳細的說明:興復濟南白雪書院,修復松林書院,“教誨之,飲食之”,“拔擢人材,振興士氣”,成就了諸多人才。其中,徐士林,山東文登人,康熙五十年(公元1711年)中舉人,五十二年中進士,官至江蘇巡撫,被乾隆皇帝封為“一代完人、千秋典范”;李元直,山東高密人,癸巳科進士,官至四川道監察御史;董思恭,山東壽光人,康熙五十六年中舉人,六十年中進士,官至湖南糧儲道;其余亦皆這一時期考中的舉人、進士,“皆知名士也”。這一成就算不算突出?要知道,康熙五十年山東省共考取舉人46名,而松林書院培養的就有6名;康熙五十一年,山東省考中進士12名,松林書院培養的就有兩名;康熙五十二年,山東考中進士7名,松林書院培養了兩名。松林書院在康熙朝辦學盛況是空前的,而這一盛況的出現離不開山東督學黃崑圃。
    黃崑圃不僅政績顯著,而且具有高尚的人格。他一身正氣,堅決抵制歪風邪氣,對于“非意干請”(不合理的求取),“先生毅然持之,賁育不可奪也”(即使戰國時期的勇士孟賁和夏育也不能改變他)。官府中的小吏起初辦事心懷私念,“久則無私可挾爾”。他敬道崇德,“好推崇先達,表章幽隱,于文行可宗者,立檄守令祀之學宮”,注重古圣先哲對后世學子的教化作用。
趙執信撰文《黃崑圃政績碑》
    《黃崑圃政績碑》的撰文并書丹者為清代詩人趙執信,他對先生的評價甚高,認為先生精敏明辨是非善惡,學問功力造詣深厚,更可貴的是他的“皦然不滓之節,挺然不撓之氣”,都寄寓于溫厚和平的性情之中。“以是躋十三賢之列,又何讓焉!”——躋身十三賢之列,又有何辭讓呢!
    碑文又寫道:“松林書院者,在州城內西南隅。有宋先賢王沂公于其地賦古松,后人因建書院,祀沂公及富文忠、范文正而下十有三君子。迄今六百年矣,而未益一賢者,非無人也,有其人而無關于斯土,或斯土有人而未嘗蒞政如沂公者,則不可以祀也。書院于明中葉而蕪廢,近歲修復之。修復之者遂欲自列于諸賢之間,是殆不自知者也。不自知者,人亦不之知。”趙執信認為,松林書院中的名賢祠(俗稱十三賢祠)祭祀寇準、王曾、富弼、范仲淹、歐陽修等“十三賢”,六百多年來未添一位,并不是沒有這樣賢能的人,只是有這樣的人卻無關乎青州本鄉本土,或本鄉本土有這樣的人卻沒有名相王曾那樣的政教偉績。松林書院的修復者欲躋身十三賢之列,是沒有自知之明的,這樣的人人們也不會記住他。“若黃先生可以十有四而無愧者矣!夫無愧于往代名賢,乃可以歸報圣天子,而有煒于國史,則其為一省一郡之所尸祝(崇拜之義)而勿替(停止)也,豈不宜哉!”至于黃先生可以成為“十四賢”而當之無愧!無愧于古圣先賢,也無愧于當今天子,他將為一省一郡的人們所尊崇,其美名當在史冊大放異彩!
    作為“政績碑”,這樣的評價是否有溢美之嫌?讓我們來看一下碑文作者趙執信的個性。
    趙執信(公元1662年~1744年),清代詩人、詩論家、書法家。字伸符,號秋谷,晚號飴山老人,益都縣顏神鎮(今博山)人。其岳父是內秘書院大學士兼吏部尚書孫廷詮的長子,岳母是刑部尚書王士禎的從妹。他既是孫廷詮的孫婿,又是王士禎的甥婿。在這樣的家族環境中,他自幼受到良好教育,9歲提筆為文,“輒以奇語驚其長老”,14歲中秀才,17歲中舉人,18歲中進士,后任右春坊右贊善兼翰林院檢討,名噪京師。28歲因佟皇后喪葬期間觀看洪升所作《長生殿》戲劇,被劾革職。趙執信雖為一代詩宗王士禎甥婿,然論詩與其異趣,不善官場逢迎、趨炎附勢,不愿結交權貴,恃才傲物,頗負狂名。陳恭尹《觀海集序》中說:“士以詩文贄者,合則投分訂交,不合則略視數行,揮手謝去,是以大得狂名于長安。”黃崑圃《趙執信墓表》中稱其“朝貴皆愿納交,而先生性傲岸,恥有所依附,落落如也。故才益著,望益高,忌者亦益多”。在觀劇革職之禍中,趙執信表現了過人的膽氣和寧為玉碎、矢志不移的品質。事件發生之后,他把罪責全部承擔起來。刑部官員索要關于洪昇的口供,他斷然拒絕;索要賄賂,他置之不理。這種勇氣和傲骨,在當時確乎罕見。他拒絕再仕,態度決絕而又徹底。他從罷官后到83歲去世,55年中一直未再涉官場。
    就是這么一位傲骨錚錚、孤高自賞、絕不結交權貴趨炎附勢逢迎巴結的文人,對山左督學黃崑圃先生卻充滿了仰慕之情并給予高度評價。是什么打動了這位骨子里寫滿了清高的文人?是山左督學黃崑圃先生的政教偉績,是他的人格魅力,是他堪與永垂千古的“青州十三賢”比肩的業績和精神……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熱門信息
a8娱乐平台的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