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郵箱:
用戶名
密碼
   
齊魯文化
當前位置: 首頁>> 山東地方史>> 齊魯文化
神韻猶存古戲樓
來源:大眾日報 作者:陳巨慧 馮心如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2014-07-07 09:58:22
    正所謂“無戲樓則廟貌不稱,無戲樓則觀瞻不雅”。在我國古代,戲樓往往是整座廟宇格局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濟南老城區悠悠老街的掩映中,坐落著一幢木質架構的古戲樓題壁堂。作為升陽觀的一部分,題壁堂也曾是濟南熱鬧非凡的古戲樓。
夢會呂祖建神廟
    自省府東街出發,沿西公界街向北走上百余米,就到了升陽觀、題壁堂所在的壽康樓街。西側的升陽觀正殿已修復完畢,莊嚴雅靜,香火繚繞。正在修復中的題壁堂,雖被滿滿的腳手架遮住了本來的面目,但高大門樓上的磚雕、彩繪依稀可見,滄桑歷盡,風韻猶存。
    濟南市考古研究所文物保護科科長艾楠介紹,升陽觀總建筑群占地3750平方米,是為供奉神話人物八仙之一的呂洞賓而建的廟宇,故又稱“呂祖廟”。
    呂洞賓雖在八仙中排行不是老大,但在八仙之中,呂洞賓的名聲卻是最響的。因為他行蹤不定,經常在人間濟世度人,被視為維護一方百姓安居樂業的神仙。所以,供奉呂洞賓的呂祖廟各地都有,僅濟南過去就有三處,位于壽康樓街的升陽觀就是其中的一處。
    呂祖廟始建于金代。明末,濟南知府樊時英重修呂祖廟。清康熙十八年(公元1679年),在呂祖廟西院又修建了一座大殿,名為升陽觀。此后,呂祖廟漸漸被人們稱為升陽觀。
    山東建筑大學齊魯建筑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姜波告訴記者,升陽觀原來是座由大門影壁和三間東西廂房正殿圍成的四合院,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調查濟南古建筑時曾單獨調查過升陽觀,1993年升陽觀僅余正殿一座。正殿為三開間一殿一卷硬山結構,造型穩重而富有變化,它大屋脊為七架梁,卷棚為四架梁,進深共四間,殿內梁枋繪有精美的彩繪,山墻上還嵌有明末濟南知府樊時英書寫的呂祖像贊等石碑。
    關于升陽觀的由來,有這樣一段傳說。八百多年前的一天,金人元好問在太原街頭閑逛,一個長須飄灑、身背寶劍的道人突然上前,邀請他一同飲酒就餐。元好問生性好交友,自然不加推辭。推杯換盞中,兩人談得甚是投機。道人自我介紹說,他就住在天下聞名的趵突泉邊、大明湖畔,那里景色宜人,并邀元好問一同前去游歷。元好問答應說,將來有機會一定前往,與道人臨泉對飲。
    數年后,元好問恰好調到濟南任知縣,乘興游覽趵突泉、大明湖等地。此時,他早已忘記了先前與道人的約定。游玩之余,他在泉邊小憩,迷迷蒙蒙中看見當年的長須道人走到跟前問他:“太原一別,已經這么多年了。你是不是已經忘了我們當初的約定,為什么到了我的家門還不來和我見面敘舊呢?”元好問誠惶誠恐,正想答話,不料猛然驚醒,這才想起當年和道人相約一事。他起身,赫然發現旁邊的墻壁上呂洞賓的畫像正是當年在太原見到的長須執劍道人。于是,元好問出資在濟南趵突泉、大明湖畔修建了呂祖廟。
    在濟南民間,元好問夢會呂洞賓的故事已流傳了千百年,后代詩人也多有題詠。如明代詩人王象春曾賦詩曰:“回老猶能戀此鄉,遠時相約近時忘,黃粱未熟人生醒,可是泉香是米香。”
仙人題壁名此堂
    升陽觀東側的題壁堂,修建于清嘉慶八年(公元1803年)。“題壁”二字的得來,頗有淵源。
    相傳,康熙十八年升陽觀大殿落成后,住持道士劉道長忽見一道人影進入新修建的大殿內。道長進入大殿查看,并無一人,但見大殿左側墻壁上留有墨跡未干的七言律詩一首:
    “曾否方年舊酒樓,松亭水色靜悠悠。熏風日躋蓬萊島,筇仗常經此地游。世法須從身上想,機關宜向個中求。離離青草會心處,何事浮生空白頭。”
    劉道長根據“木石道人”的署名和詩的意境,疑是八仙之一的呂洞賓所為。
    到清嘉慶八年,呂祖廟東側建堂館時,墻壁上的字跡歷經一百多年的風雨已變得模糊不清,為便于傳存,抄錄刻于石碑上,并為堂館取名“題壁堂”。
    清光緒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張景堂等人捐資對題壁堂擴建,并在整個建筑群的西南角新建了學堂。自此,呂祖廟分成了升陽觀和題壁堂兩處建筑,它們也成為古城內一處集正堂、戲樓、大罩棚、道觀、學堂等建筑為一體的,具備相當規模的道教建筑群。
    步入題壁堂,在腳手架與防護網的密集遮擋下,題壁堂的真容難以統觀,卻并不妨礙記者感受它的壯闊與精巧。艾楠告訴記者,由北往南,題壁堂分為三個院落組成,第一個院落為大門、東西倒座房;第二個院落為二門、東西抄手游廊、抱廈、大堂戲樓;第三個院落由后寢殿、東西廂房、東西耳房等組成,已經具備了現代戲院的使用功能要求,雖歷經200余年,其建筑形式和結構本體保存完好。
    在大廳中,記者發現,大廳由24根粗大紅柱支撐,東西兩側是兩層看臺。而這些柱子并非是直通到頂的,一層大廳的柱子相比二層少而粗,讓空間顯得更為空闊。
    姜波說,這是宋元以后我國傳統木構建筑中“減柱法”格局的典型代表,通過減少部分內柱,增加了建筑的室內空間。這種建筑模式,在山東并不多見,存留至今頗為珍貴。
    “由于題壁堂為木構架建筑,木材的堅固性差,易被腐蝕,損毀較嚴重,修復起來也比較困難。我們召開了一些研討會,召集專家一起商討。現在,木構架施工基本完成,主要是更換了十二根檐柱,對部分損毀金柱、童柱進行了墩接。”艾楠說,對于題壁堂的修繕已有多次。1996年、2006至2007年,由市財政撥專款對大堂、大門、二門、東西抄手游廊進行了修繕,對大堂危險部位進行了簡單的加固。這次大整修是從2013年10月26日開始的,預計到2014年9月30日結束,主要是對屋面和木構架進行維修。后期還計劃對后院進行整修。
門庭冷落憶繁華
    作為升陽觀的一部分,200多年來,題壁堂發揮著諸多的功用,但人們知道的更多是它作為廟會戲樓所擁有的繁華。
    在題壁堂后院住了30多年的張先生告訴記者,他聽說,很久以前,題壁堂是科舉的地方,是考試的地方。在清朝末年時,是文人墨客聚集的地方,各種文化交流、文藝演出日夜不絕。還有人傳說,清末梁啟超曾在此發表演講,孫中山曾在此接見過國民黨人士,甚至四大名旦之一的梅蘭芳先生還曾在這里演出過。后來這里改為學校,也曾作為教師的宿舍。現在,后院里仍住著幾戶人家。
    低矮的房屋、各種堆積的雜物,讓題壁堂的后院略顯擁擠。剛下過雨,濕漉漉的地上青苔片片,石榴樹上碩果累累。200多歲的老院子,頹唐中孕育著生機。
    “我在這里住了50多年了,是最早住進這里的居民。”76歲的楊育華告訴記者,新中國成立后,題壁堂就一直是學校用地。之前是私立大明湖小學,公辦成為高都司巷小學的二分校,“我是高都司巷小學的幼兒園教師,1962年從舜井幼兒園調過來。”
    據楊育華介紹,當時,題壁堂的東西屋、廂房都是教室。大戲臺子是大教室。南邊東屋、西屋是公辦幼兒園。“當時房子很新,很干凈。柱子、瓦都很好,地是青石小方磚。后來,學校學生少了,教室多了,就合校了。學校就讓沒有房子的老師住到這里,最多的時候,這個院子住了11家。”
    雖然房子時有漏雨,有的土坯房甚至被列為危房,但和楊育華一樣,院子里的好多老住戶依舊住在這里。對于題壁堂,他們心有糾結,既覺得這么多年住習慣了,有些不舍,又期待著居住條件能夠得到改善。
    告別了往昔的繁華,“門庭冷落”的題壁堂沉淀為另樣的“財富”。姜波說,題壁堂是山東省現存規模最大的清代戲樓,具有較高的建筑藝術價值。它的修復,會讓濟南這座歷史文化名城更加熠熠生輝。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熱門信息
a8娱乐平台的代理